下载领红包
优库速购揽巨款满月后悄蒸发 89元商品卖590元

来源:法治周末 发布日期:2017-06-19 09:10:16

优库速购揽巨款满月后悄蒸发 89元商品卖590元

“刚付完款,货没发,钱没返,平台就没了!”陕西的邓洁(化名)提起半个多月前的经历,仍不愿意相信。

她口中的平台,是一家名为“优库速购”的购物网站,因宣称购物全额返现,吸引了大量消费者。但好景不长,3月13日,该平台停止运营,官方客服微信群解散,优库速购如同人间蒸发。

而上千名曾在优库速购上购物,期待全额返现的消费者,不仅没有等来全额返现,有的甚至连商品都没有收到。

在“全额返现”的美好期待落空后,一些疑问也开始出现:成立仅仅一个多月的优库速购,为何会吸引几千名消费者大手笔购物?其“全额返现”的背后,到底是诈骗,还是传销?

89元商品卖590元

邓洁最初知道优库速购,是因为妹妹推荐。

“我妹妹今年2月底在优库速购上购买了一万块钱的东西,每天都能拿到几百块钱返现,她就推荐我去试试。”邓洁表示,最初听到全额返现时,自己是不相信的,但当亲眼看到妹妹买的洗衣机和其他商品,以及每天几百块钱的返现后,她还是心动了。

邓洁了解到,优库速购上的商品根据价格的不同被划分为新人专区、速购专区、库购专区、平价专区四大类,其全额返现周期分别是6天、10天、20天、100天,每天等额返还。

但优库速购上的商品普遍要比市场上的售价高出好几倍,这让邓洁有些犹豫。她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妹妹买的一款售价7000多元的TCL洗衣机,在京东商城上售价仅为2000多元。但一想到妹妹收到的返现,她还是决定试一试。

3月9日,邓洁在优库速购的库购专区花3000多元购买了电烤箱、料理机、豆浆机等商品。

根据邓洁提供的部分订单截图,记者看到其购买的电烤箱、料理机、豆浆机售价分别为490元、590元、798元,但同样的商品在京东的售价仅为108元、89元、299元,优库速购的售价是市场价的3至6倍。

由于平台宣称72小时后发货,因此一到3月13日早上,邓洁就打开优库速购APP想要查看物流情况,结果却发现,尝试多次无法登录。于是她到优库速购客服建立的微信群中询问情况,却发现自己在3月12日晚就被客服移出了微信群,微信群也已解散。

意识到情况不对劲后,邓洁立马向妹妹、网友等进行询问,结果发现大家的遭遇都一样,不仅如此,返现也在3月10日停止了。

“大家拼命和客服联系,但客服好像人间蒸发一般,电话不接,微信不回,我们这才意识到平台可能跑路了。”邓洁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她当时还抱有最后一丝希望,觉得平台虽然跑路了,返现没有希望,但最起码还能收到商品。

但截至3月29日记者发稿,邓洁都没有收到任何商品,她这才清醒过来,开始和其他消费者一起维权。

随着邓洁接触的消费者越来越多,她发现,自己被骗的金额是最少的,有不少消费者被骗金额达三四万元。“有的人跟我一样,商品没收到,返现更是没有;也有人是收到了商品,返现只收到很少一部分。”邓洁说。

“现在想想,优库速购2月上旬才成立,3月13日就跑路,绝对一开始就是为了骗钱。”邓洁叹了口气。

推荐人返佣模式促用户规模裂变

3月22日,法治周末记者在网络上搜索“优库速购”,已经无法找到商城页面,取而代之的则是诸多网友对优库速购是否为骗子、购物全额返现模式等的质疑。

记者搜索优库速购的微信公众号也显示没有结果,其APP也处于无法登录的状态。

而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查询“优库速购”,结果显示其公司全称为“深圳市优库速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”,公司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(自然人独资),法定代表人为李晓辉,今年2017年1月3日才成立,目前的登记状态为“存续”。

为何优库速购成立时间如此之短,受害人数却如此之多?它是靠什么吸引了如此多的消费者?

山东的古军(化名)点出了其中的关键,那就是推荐人返佣模式。

“也就是平台上的钻石分销。”作为优库速购受害者维权群的群主,古军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如果消费者在优库速购上购买了188元的“钻石分销”,再推荐其他人到平台上购物,就能得到其他人消费额1.5%或2.5%的返佣激励。

邓洁也向记者确认了这一点。

“说白了,钻石分销就是会员资格,花188元成为会员后,再推荐其他人购物就能提成。”邓洁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自己就是注册了两个账号,其中一个账号买了“钻石分销”,然后用这个账号推荐另一个账号买了三千多元的商品。

法治周末记者在优库速购之前发布的资料中看到,确实有推荐人返佣激励,但资料显示,对推荐人返佣只有两级,而古军告诉记者,在微信群中,客服表示推荐人返佣是不限层级的。

“平台鼓励拉人,这应该是其一成立就能吸引大批消费者的根本原因,不然谁会注意到这些小平台。”古军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自己是3月6日在平台上购买了1万多元的商品,如果不是之后平台出了事,自己还计划要推荐妻子买台电视,以此来赚取佣金。

古军告诉记者,在平台消费后,消费者都会被优库速购的微信客服拉到微信群中,“没有把大家踢出群之前,14个微信群每个群成员数都有500人,达到了微信群人数上限,你想想看有多少人。”古军说。

古军告诉记者,目前有上千名消费者参与维权,据不完全统计,这些受骗的消费者中被骗金额最低的几千元,最高的则达十几万元,人均约为一万元。

诈骗还是传销尚存争议

网上交易保障中心副主任乔聪军认为,优库速购的模式符合传销定义中的“拉人头”“复式计酬”的特点,而从目前消费者的投诉来看,优库速购好像没有入门费的强制要求,所以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传销。

而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武长海认为,优库速购这种全额返现模式,从本质来讲就是传销。

“只不过跟人们传统观念中的传销不太一样,这是新型网络传销。”武长海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从表面上来看,购物平台承诺对消费者全额返现像是一种促销手段,但实际上,平台没有盈利模式,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,因此,平台一定是靠“借新补旧”才能做到这一点。

武长海认为,后期进入平台的消费额,是平台前期消费者返现的资金来源;在这种模式下,平台实际存在一个隐性的金字塔销售模式——最早进入的消费者处于金字塔顶层,后期进入的位于第二层、第三层等,只不过每层的人数和所获报酬(返现)没有严格规定,因此属于不规则金字塔模式。

但亚太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、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德良认为,优库速购不应被定性为传销,而应从诈骗角度来讨论。

诈骗罪主要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,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。

“平台承诺全额返现在先,没有如约发货并返现在后,平台诈骗的嫌疑很大。”刘德良表示,“就比如一台正常售价2000元的洗衣机,优库速购售价7000元,如果平台不发货也不返现,那么就非法占有了消费者的7000元;如果平台发货了但没有返现,那可以认为平台非法占有了多出市场价格的5000元。”

而对于平台的推荐人返佣激励模式,刘德良认为,这应当被视为平台的正常促销手段,“被推荐人确实是在平台购买了商品,并且商品的价格并不是高得离谱,这和传销中商品的定价模式不同,一般传销中的商品只是作为手段或幌子,价格高得离谱。”刘德良表示。

而法治周末记者在调查时发现,“购物全额返现”模式不仅出现在购物平台,还出现在实体超市、线下装修公司等,如深圳晚报就曾在2016年9月份报道过“久久免费网”的全额返现骗局;经济日报也在今年2月份发表过《全额返现要小心》的报道。

乔聪军认为,设计“全额返现”骗局的不法分子,充分利用互联网及APP的虚拟性和跨地域性,特别针对民间闲置资本追求高回报的需求,利用虚构的高收益作诱饵,快速敛财;而犯罪行为实施后,因为定性难、监管难等现实情况,很容易逃避打击。

“而消费者维权时也会面临种种困难,因为受害者往往分布在各地,而现行的监管机关都是属地管辖,对于打击跨地域的犯罪行为,取证和沟通成本也很高。”乔聪军说。

武长海表示,新型网络传销波及面广,涉案金额巨大,严重扰乱金融秩序,当务之急是尽快研究出预防与监管的对策。

不会挑选优质商品怎么办?
下载二哥购物指导APP
优品推荐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