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领红包
辉山乳业“生死劫”

来源:北京商报 发布日期:2017-06-19 09:10:10

辉山乳业“生死劫”

一次毫无征兆的股价暴跌背后,却牵出百亿元的债务问题,从矢口否认财务造假,到承认资金链出现问题,辉山乳业(06863.HK)近日再度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。在公司董事长承认公司债务危机之后,声称要“在4周内引进战投解决危机”,这或是辉山乳业求生的希望所在。然而,考虑到当前市场融资环境整体恶化,加上此前辽宁地区一些信用风险事件的“余震”,辉山乳业是否能够成功走出困局还留有悬念。

股价狂泻紧急停牌

3月24日,辉山乳业经历了一个“黑色星期五”,公司股价的断崖式暴跌至今让投资者心有余悸。

交易行情显示,辉山乳业3月24日上午11时前走势并无异动,但从11时30分开始,辉山乳业在毫无征兆情况下突然出现连续暴跌,截至上午收盘,辉山乳业成交金额为4.53亿港元,换手率为5.78%,收于0.42港元/股,跌幅为85%。值得注意的是,辉山乳业在盘中的股价最大跌幅达到90%以上,还创出了公司股票自上市以来0.25港元/股的历史新低。按照辉山乳业总股本135亿股计算,目前公司的总市值约为56.7亿港元,以3月23日2.8港元/股的收盘价计算,短短一个小时,辉山乳业的总市值缩水约321亿港元。

北京商报记者登录辉山乳业官网了解到,辉山乳业总部坐落于辽宁沈阳,公司是一家依托自营牧场和全产业链发展模式的企业,涵盖了牧草种植、精饲料加工、全品类乳制品加工、乳品研发等业务,并于2013年9月27日在港交所上市。

近日辉山乳业并未有公开的利空消息,而公司股价的突然暴跌,一时间让关于辉山乳业的传言四起。有市场消息称,诱发股价暴跌的原因,是辉山乳业大股东挪用30亿元账上资金投资房地产,资金无法回收,中国银行审计调查发现,辉山乳业大量单据造假。

迫于股价暴跌和市场传言的压力,辉山乳业3月24日下午1时起临时停牌,而关于市场的传言,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也在3月24日回应称,网络传言都是谣言,“公司股价暴跌我也是一点准备都没有”。但关于公司股价暴跌的原因,杨凯在当日并没有提及。

随后,辉山乳业只是在港交所披露公告称,自3月24日下午1时起短暂暂停公司的股票交易,公司将在完成查询后尽快发布公告。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,关于辉山乳业股价突然暴跌原因等情况,公司方面并没有做出公开回应。

实际上,此前围绕辉山乳业的负面话题就一直不断,尤其是被曝财务造假之事更是遭到投资者质疑。去年12月16日,美国做空机构浑水认为,辉山乳业至少从2014年开始发布虚假财务报表、夸大其资产价值及负债,因此该公司的估值实际接近零。而遭遇做空后,辉山乳业去年12月16日紧急停牌,并以公告形式回应称,所有交易均符合港交所证券上市规则的规定。此外,辉山乳业的控股股东还以增持的方式进行过“反击”。

现如今,辉山乳业是否涉嫌财务造假尚不知晓,不过公司股价的暴跌,却让投资者损失惨重。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股价暴跌本身并不可以要求索赔,如果是浑水公司所称的财务造假事项存在,并且将来被认定财务造假,构成虚假陈述的情况下,投资者是可以索赔的。

20余家银行“踩雷”

因辉山乳业股价暴跌受损的恐怕不止是个人投资者,多家银行也被卷入其中。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企业爆发债务危机,作为昔日合作伙伴的银行,也屡屡坐上“谈判席”,甚至与企业对簿公堂。在本次辉山乳业的债权人名单中,再次出现20余家银行的名字,从政策性银行、国有行,到股份行、地方行乃至地方农信社无一例外地“入局”。此外,还有包括10余家融资租赁公司在内的金融机构,债权人共70多家,金融债权预计至少在120亿元。

银行“躺枪”的速度也非常之快。在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大跌后,市场便有消息称,平安银行是辉山乳业的大股东,持有后者25%的股份。对此,平安银行对北京商报记者回复称,该行及股东中国平安都未持有辉山乳业的股份。

但市场的消息从何而来?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,辉山乳业与平安银行的“联系”在于辉山乳业的控股股东冠丰有限公司,该公司在平安银行有贷款,质押物恰恰是辉山乳业的股权。平安银行表示,冠丰有限以其持有的辉山乳业股份为质押,于2015年6月在平安银行获得授信额度,截至2017年3月24日,在平安银行的贷款余额为21.42亿港元,质押的股份总数为34.34亿股。

“目前,辉山乳业已停牌,具体情况尚待辉山乳业公告澄清,该行正进一步了解相关情况,将采取各项措施保障信贷资金安全。”平安银行称。

平安银行并非惟一一家在想办法保全资金的债权人。事实上,对比辉山乳业债权人与此前已经爆发债务危机的东北特钢、江西赛维、广西有色等企业债权人的名单便不难发现,很多银行已多次成为“冤大头”,虽然是不同地区的不同分行,但一位接近债权银行的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银行方面或多或少都有心理“阴影”。此前东北特钢债券连续出现违约时,辽宁省地区不少企业的债券因此遇冷,也反映出银行已经有所警惕。

另有债权银行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,银行对辉山乳业“一直很紧张”,“这家公司其实常欠息,但是在银行要计逾期的时候,又及时还息了,财务数据不实”。一位银行人士进一步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银行有时候放贷也是迫于压力,这种情况在国内各地普遍存在,一家位于华东地区的国有大行某支行,曾被当地政府要求为一家地方国企提供贷款支持,该国企在海外的一个大项目已出现问题,银行的钱很可能一去无回,但政府坚持为其担保,银行不敢不放款。

多位银行人士的说法,都显示出银行的担忧与无奈。另据多家媒体报道称,辽宁省金融办表示,要吸取东北特钢的教训,为了维稳,“要求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不要抽贷”。

据了解, “不要抽贷”的要求是辽宁省金融办在债权人大会上提出的。据市场流出的一份会议记录显示,杨凯在会上透露,公司总资产382.6亿元,总负债418.82亿元,实际上已资不抵债。

“一个月”内要引战投解决

关于辉山乳业的各种传言不断,不过目前可以确定的是,辉山乳业的资金链存在一定的问题,在公司出现危机的关头,辉山乳业也在寻找解决办法。据上述会议记录,杨凯在会上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:4周内引进战略投资者。

“辉山将从今天开始的4周内引入新的战略投资人,新的投资人都是高大上的公司,我没有权力现在透露他们是谁,很快他们尽调团队就将进入,因为之前他们对辉山已有明确的投资意向,我给了对方很大的折扣,预计这次至少引入两个战略投资集团,先期到达的资金大约在150亿元左右,辉山将偿还大股东债并定向增发新股。”杨凯在会上说道。

在此关键时刻,辉山乳业引入战略投资者也引发市场的猜想。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从战略投资者角度上考虑,作为与辉山乳业存在奶源供给关系的战略联盟,不排除另一家知名乳企从前瞻性或者战略性投资去帮助的可能性。这也间接证实了杨凯的说法。

在乳业分析师宋亮看来,4周之内引入战投,从行业角度来说有三种可能,第一是产业资本中的同行资本,诸如乳业大佬等资本有可能有机会去注资辉山乳业,甚至可能会控制辉山乳业。第二个是跨界的产业资本,有很多想要转型发展的资本,可能趁此机会转向乳业,投资辉山乳业。第三种是金融资本,诸如私募资金会投入进来。

除了解决方案有了眉目之外,辉山乳业品牌公关总监赵鑫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进一步表示,公司目前运转一切正常,这两天还会继续发公告披露事件的相关情况和解决进展。

辉山乳业颇具信心的背后,与当地政府的支持密不可分。在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主任刘澄看来,政府有意做信用背书,说明对辉山乳业的基本面还是看好的,只是资金出现了流动性的问题。

不过值得一提的是,辽宁地区此前已经出现过东北特钢、大连机床等多家企业偿还债务困难的情况,金融机构给当地企业融资的热情相对较低,这或是辉山乳业走出困局将面临的一大难题。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副主任吕随启认为,现在宏观经济下滑,加上资金面的紧张,全国的投资环境都在恶化,东北地区此前爆发过企业信用债违约,因此外部资金的进入会相对更为谨慎。宋亮也坦言,战略投资者的方案还有一种结局,即如果没有人加入进来,可能意味着辉山乳业将面临着破产。

不会挑选优质商品怎么办?
下载二哥购物指导APP
优品推荐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