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领红包
郑州一知名早教机构突然关门!家长群情激奋找商场退费

来源:大河网 发布日期:2019-12-20 14:42:47

核心提示:郑州W商场内一家知名早教机构“悦宝园”突然跑路,让宝妈们猝不及防。不少家长表示,不久前才在店内充的卡,一共没消费几次,甚至有家长是在“悦宝园”跑路头一天充的卡,还没来得及消费。家长们认为“悦宝园”跑路,商场应负有一定责任,于是找到商场管理方进行维权,现场一度混乱。

早教图片来源于网络

“悦宝园”跑路前几天还在让宝妈们办会员

12月19日,在郑州W商场广场内,不少家长在用自己的方式进行维权。“‘悦宝园’已经跑了几天了,我们交的钱找谁要啊。”陈女士说,上周三她带着孩子来这家早教机构参观,觉得还不错,就交纳了10000多元成了会员。她觉得“悦宝园”是一家全国连锁的早教机构,在品牌上信得过,再加上这家店又是开在W商场内,就更有保障了。

陈女士告诉记者,前几天她通过该早教机构的手机APP约的课程,周二过来时发现这家店已经关门了,玻璃门上还贴这W商场的通知,看到这一幕,她瞬间感到头晕目眩。“我一次还没消费啊,这怎么办啊。”她说,随后赶紧拨打该店负责人的电话,但对方无法接通。

记者在现场看到,陆续有得知消息的家长赶来,还有不少宝妈带着孩子,大家情绪比较激动,现场一度混乱。“现在粗略统计,受害者大概有三百多人,少则交的有七八千元,多则有三四万元。”家长李先生表示。由于这些家长多次联系“悦宝园”负责人均未成功,于是记者也帮着联系,但不仅负责人电话无法接通,就连多名工作人员也无法联系上。家长找到W商场管理人员,希望他们能给出一个说法。

家长群情激奋找到商场要退费

一名商场管理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对于“悦宝园”的突然失联,他们也很震惊。“该店还欠我们不少费用,我们也在联系他们负责人。”该管理人员解释,“悦宝园”未经W商场允许,私自将店铺进行转让,除此之外还拖欠商场物业费等,根据双方当初合同约定,商场提前解除了与该公司的合同。“我们之前在12月4日、13日连续给他们发出告知函、催缴函,但都没用。”他说。

在商场内维权的家长们纷纷表示,当初选择这家“悦宝园”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有W商场的招牌在,现在出事了,商场应该承担一部分责任,把受害者的钱给退出来。“商场可以再和‘悦宝园’沟通,再问他们要钱,他们都是大公司,沟通起来肯定比我们这些家长们有效。”家长张女士说。对此,W商场方面回应称,他们之前和早教机构有合同关系,家长们与该机构合同关系,但商场和家长之间并未有合同关系,让商场方面退费显然不合适。

记者查询到,除了悦宝园W店,“悦宝园”在郑州陇海路大商新玛特商场内还有一家。那么这些家长是否可以转卡至此店进行消费呢?对此,该店工作人员回应称,他们都是“悦宝园”的加盟店,是自负盈亏,这些家长不能够来陇海路店进行消费。记者联系了“悦宝园”总部,一位工作人员亦称,W商场店独立运营,自负盈亏,但出事后下一步如何解决,总部正在商讨。

郑州市公安局长兴路分局迎宾路治安中队一名警官向记者表示,有家长报警称“悦宝园”诈骗,但这种情况大体上来看是经济纠纷,建议家长们到法院解决。郑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迎宾路工商所工作人员表示悦宝园W店注册的公司是河南英格斯教育咨询有限公司,下一步会把该公司列入经营异常名录。

“悦宝园”上海等地门店均曾发生跑路

记者了解到,除了郑州的这家“悦宝园”跑了路,上海等地均曾发生过“悦宝园”门店跑路事件。2018年北京“悦宝园”大钟寺总部店通知家长机构搬到了新地址紫竹桥,部分家长要求退费,但后来家长们再无法联系上该店,遂到在工商部门投诉。

2018年11月,上海“悦宝园”宝地中心店有家长反映该店近一年来不停更换老师,并且经常以各种理由停课,如防疫站来了、外教老师生病、外教老师回国了等,后来有老师爆料其实是因为没有发工资停薪造成的。而从今年春节开始,该店便初显“跑路”端倪,老师大量更换,工作人员质量逐步下降。今年3月,该店其中一个班级内15个孩子中有12个孩子曾出现发烧生病呕吐的情况。

针对这些问题,学生家长们在与该机构负责人进行面对面沟通后得到解决方案。家长们原以为事情到此就告一段落,但后来机构一直没有落实解决方案,最终在今年4月4日,该机构变更了法定代表人,后来便出现了关门、负责人联系不上等情况。经过家长们不断与总部沟通,总部向家长们先行“垫付”退款,再向该加盟店追究责任。

业内人士:早教行业不好干,要么监管过严,要么躲避监管

郑州一家早教机构负责人张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实际上“悦宝园”的遭遇,不是第一个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2003年,国际知名的早教机构金宝贝进入中国,美吉姆、悦宝园、七田真紧随其后,开启了“洋早教”在华一路攻城略地的黄金十年。2012年5月,教育部办公厅下发《通知》,决定在上海、北京海淀区等14个地区展开0-3岁早教试点,早教行业拿到了迟来的准生证。2015年,全面二孩政策落地,成功催生早教的资本热度,迎来如火如荼的下一个黄金十年,称之为“永不降级的消费细分板块”。

但2019年以来,伴随着人工、房租硬成本的不断高涨、经济大环境不景气带来的购买力不足、出生率缓慢下调造成的客源不足、政策监管趋紧导致的合规压力,早教行业袭来一大波的倒闭潮、跑路潮。自2018年5月以来,“洋早教”悦宝园成都、青岛、上海等地先后出现突然关门、家长退费困难的跑路事件。

他解释,早教行业其实不好干,品牌的困境一方面来自政策监管层面。2019年5月,国务院发布0-3岁婴幼儿照护服务《指导意见》。10月,卫健委公布并正式实施《托育机构设置标准(试行)》、《托育机构管理规范(试行)》两个文件。监管趋严,快速拉升了行业的门槛。卫健委的《托育机构设置标准(试行)》规定,托育机构婴幼儿生活用房人均使用面积不低于3平米,户外活动场地人均面积不低于2平米。上海的托育机构管理《暂行办法》则更加严格,规定托育机构的建筑面积不低于360平米,婴幼儿人均面积不低于8平米,户外场地人均面积不低于6平米。

“尽管上述文件针对方兴未艾的托育行业而言,但早教行业与托育行业服务同一人群,有的机构主打的便是养教一体,早教行业也就成为监管的重点。”张先生说,于是不少早教机构负责人选择刻意躲避监管,但监管的缺失带来的是消费者权益的无法保障。

原标题:郑州一知名早教机构突然关门!家长群情激奋找商场退费

不会挑选优质商品怎么办?
下载二哥购物指导APP
优品推荐
推荐阅读